医患情缘 ————夫妻患者海南省肿瘤医院求医记

供稿:审稿/余书勇 发布日期:2021-06-09 点击数: 1589 次

​“三年前,我在这里治好病。三年后,我爱人也从这里平安出院。”6月4日,收拾行李回家的何春雨,对“老朋友”——海南省肿瘤医院副院长、胃肠外科专家余书勇教授感激道别。

谈起自己和余书勇教授的医患情缘,何春雨说,只源于一份坚定不移的信任。

【缘起】  突然“长大”的脖子

今年56岁的何春雨,与爱人蒋建华在海南谋生已有23年,这里成了他们的第二故乡。

变故发生在2018年。一天,何春雨正在工地上干活,一位工友发现了她脖子的异常:“你的脖子怎么长大了一块,最好去医院检查看看。”

何春雨回忆,她从乡镇卫生院,又跑到了海口某医院进行检查,“医生说,我脖子里长了东西,也许是良性但也担心是恶性的,这可把我吓坏了。”

患病的消息传回千里之外的湖南,电话里,何春雨泣不成声,家人们焦急不已。

何春雨说,她的家族中,曾有多人有过

史,后来又因病去世,这让她不禁感到恐慌。

而因为害怕,何春雨一开始不敢去医院治疗,最终是在孩子的劝说下,鼓起勇气来到海南省肿瘤医院,慕名寻找到甲状腺微创手术知名专家余书勇教授。

【缘定】  出乎意料的治疗结果

何春雨坦言,求医路上,她想象了各种的结果,也做了最坏的打算,“当时心里扑通乱跳,腿都吓软了,害怕是不好的消息,要做大手术。”

“没事,问题不大,微创手术就可以解决,放心吧!”当余书勇教授笑着对何春雨说出这句话时,彼时的她既想哭又想笑,“简直不敢相信,心情太激动了!”

余书勇教授毕业于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,从事临床工作30余年,尤其擅长甲状腺、胃肠肿瘤的微创治疗,其在海南省率先开展甲状腺结节射频消融治疗及微波治疗,至今完成治疗病例逾2000例,临床治愈率高达98%。

手术过程非常顺利。在超声引导下,余书勇教授将一根约2毫米的特制消融针,经皮肤、皮下组织穿刺入甲状腺结节内,约30分钟后,完成了整个甲状腺结节消融治疗。

术后,何春雨照看着镜子,满脸惊讶:“脖子上几乎看不见伤口,原本凸出来的包块消失不见了。”

何春雨说,那一刻,她感到从未有过的踏实与安心,一份信任,从此刻悄然建立。

【缘续】  夫妻俩的良医

时光一晃而过,三年间,何春雨的复查结果一直很稳定,结节再没复发。身体恢复后,何春雨停下了手中的苦力活,回到湖南永州老家照顾孙子,其爱人蒋建华则留在海南工作。

不久前,何春雨从湖南回到海口看望爱人,这一回来,却发现丈夫的脖子也出现凸起和肿大,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“在家附近做完检查,医生说我丈夫脖子里长了三个东西,听到这个结果,我想都没多想,就决定要带他去找余院长。”何春雨说,“我的病就是余院长治好的,我就相信他。”

今年5月,再次来到海南省肿瘤医院,见到熟悉的余书勇教授,何春雨说,就像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,倍感亲切。她激动道:“余院长,请你再帮帮我们!”

“没事的,先别着急。”余书勇教授连声安慰,“放心,交给我们。”

完善各项身体检查后,医生初步判断蒋建华是双侧甲状腺多发结节。术中,由余书勇教授主刀,进行了超声引导下甲状腺结节微波消融术。半个小时后,手术顺利完成,8个大小不一的结节被完全消融。

余书勇教授介绍,甲状腺疾病在精准定位下,运用微创技术灭活结节、瘤体,不损伤周围组织及腺体。该手术较传统手术相比,具有创伤小、恢复快、不留疤痕等优势,且术后不影响甲状腺功能,不需终生服用药物,让患者受益。

“以前老觉得脖子那有东西顶着不舒服,现在好了,难受的感觉消失了。”术后第二天,余书勇教授带其团队查房时,蒋建华一脸激动地双手合十致谢,没有丝毫痛苦和不适。

他抬高下巴展露出自己的脖子,笑着说,“一点伤口都看不到,哪里像做过手术的!”

站在一旁的何春雨露出欣慰的笑容,她说,在海南生活了二十多年,对这里早已积累了深厚的感情。她感激于在海南,实现了一家人的温饱,更感激于在海南,遇见了余书勇教授这样的良医。

1.png

余书勇教授(右三)及团队查看患者术后恢复情况

文/庄晓珊 舒清峰

(为保护患者隐私,文中均使用化名)